戏剧

建筑中的上海番禺路上的他

2019-11-09 04:12:3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这是未界的第26篇推送

本次语音分享来自“未来建筑+”小米

在我们“未来建筑+”之前的线下活动中,有家长希望我们能够带领孩子们去感受生活中的真实,去触碰真实的城市,那么本期,我们就将带大家重温老上海。

提起老上海的记忆,我们总会想到“海派建筑”,石库门、花园洋房、别墅与弄堂等等,这座黄浦江边的时尚之都,将它的兼收并蓄、海纳百川,通过建筑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建筑中的上海番禺路上的他

而在这段中西融合的历史中,有一位没法忽视的“上海海派建筑教父”——邬达克。

1、邬达克与上海的故事

建筑中的上海番禺路上的他

所有的流离失所,到最后,都恍如有一个命中注定的目的地在等待。

故事的开始,邬达克作为1名战俘潜逃,辗转来到上海这样1座新兴城市,从此,便在这里书写下华丽的篇章。

已说不清是上海成就了邬达克,还是邬达克成就了上海,只不过是上海在邬达克落难时给了他一席之地以安身立命,而邬达克也便赠予了上海他一生最美好的设计。

建筑中的上海番禺路上的他

1918年,邬达克25岁,流亡到上海,在当时的美国建筑师事务所——克利洋行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;

时值中国的民族经济大发展,很多从商人士进入上层社会,而人们对“现代性”的追求也到达了新的高度,花园洋房、高级公寓的需求扩大;

到1925年,邬达克凭借自身的才华与努力,已开办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——邬达克洋行。

紧接着1929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,欧美建筑市场出现了各种材料滞销的现象,而当其被倾销到上海,便给当时的上海建筑业带来了春天。

冥冥之中,仿佛这一切都是注定的。

邬达克在上海的这段岁月里,留下了多达124件的建筑作品,其中更是有25个项目被列为“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”。

2、邬达克的“语言”

邬达克早年遭到了可以从事不同风格设计的教育,后来也曾周游欧洲,接触了大量各种风格的建筑;

所以不同于别的一些建筑家对自己建筑风格的执拗,邬达克一开始就有适应市场、兼收并蓄的心理,这种包容性,反而成了后世人们所津津乐道的“老上海”。

一开始邬达克的客户主要还是为外国业主,这期间他的建筑语言还是以古典唯美、文艺复兴风格为主,呈现的主要还是西方建筑的特点。

1924年动工兴建的美国花旗总会,是邬达克还在克利洋行的代表作,与克利合作完成,其装饰材料的选择,散发着强烈的古典美,掀起了30年代上海建筑使用棕色耐火砖作为建筑外墙装潢的热潮,也对邬达克今后的建筑风格有一定的影响。

美国花旗总会大楼以后,邬达克便开办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;

在克利洋行打拼的几年里,邬达克也渐渐学会了汉语,这让他以后的主要客户从外国人转变为中国人。这些都意味着其设计风格向另一个阶段的转变。

同年邬达克还有另一座有名的公寓设计——武康大楼,其实就是诺曼底公寓,这是上海第一座外廊式公寓大楼。

武康大楼外观为法国文艺复兴风格,光听名字“诺曼底”,就能想象到平地耸出一艘巨轮的雄浑气势,一样优秀的不仅是这幢建筑,住在里面的也都是一些文化演艺圈名流,如当年的赵丹、王人美、孙道临、王文娟等;

并且还能由此眺望到宋庆龄住宅的院子,老一辈居民回忆说,“我们还看到宋庆龄喂鸽子呢”。

邬达克在上海的第一座较有代表性的建筑是沐恩堂。新哥特式的建筑形体,与本地砖木结构相融会,凹凸的红砖相拼;

细节的精心装饰,彰显了建筑的特性,却又不是完全的“洋建筑”,在当时,有“建筑雄伟,居全国各堂之首”之称。

从沐恩堂的设计中,我们可以发现邬达克已渐渐融入了实用的理念,但其中又存在的古典主义点缀,不可避免地,体现了他在这个阶段的折中主义。

然而沐恩堂的设计还没能让邬达克得到上海建筑圈的广泛认同。

30年代,Art Deco(装饰主义)席卷欧美,上海这片追求现代的土地,自然也受到潮流的影响,邬达克敏锐地捕捉到了设计的动态,开始从传统欧洲复古风,向先锋的“现代的装饰艺术派”转变。

因而,两座经典建筑——大光明影院和国际饭店相继诞生。

大光明影院的重新设计,表现出强烈的先锋主义色采,人们看到的不再是严谨的欧式建筑,而是1座充满现代感的建筑;

大面积的长窗,引人注目的玻璃灯柱,乳黄色的面砖,别致的玻璃雨棚,即使在今天看来,也不失优雅;

同时,其内部先进齐全的设施设备,完善的空间划分,这些都使得大光明影院大放异彩,在当时取得了“远东第一影院”的盛名,“该影院成为中国西式建筑转向‘现代的装饰艺术派’的标志”。

大光明影院的成功,使得邬达克在上海名声大噪,他的事业也渐入佳境。

在国际饭店的设计中,这类“先锋性”与“现代感”也越来越明显,饭店顶端塔楼退缩的轮廓线条,是二十世纪的意味物;而邬达克早年在美国研习的钢结构技术,也为国际饭店的建造打下了基础。

自1934年落成,1直到1983年,近半个世纪,国际饭店都一直是“上海之巅”,无疑是邬达克建筑作品质量最高的了。

3、城中的“乡愁”

故事的后面我们都能猜到,邬达克的中国客户越来越多,后期他的建筑风格也越来越多样。

在20世纪20年代中,邬达克曾在寄给家人的一封信中说:“建筑是应用艺术,外在的出现是内部的结果。建筑不一定总要创造出新的东西,因为新的环境、新的挑战、新的材料总会自己催生出新的解决方案。”

上海,给了他新的环境、新的挑战和新的材料,而他,确实在这片东方大陆上展现了自己的魅力。

将欧洲的建筑风格与上海当地风土人情相结合,这位外籍人员为上海催生出属于这座城的现代气质;而上海兼收并蓄、海纳百川的时代特征,也敦促着邬达克本身的前进。

现在人们所喜爱的老上海中,处处都少不了邬达克的笔触,这些建筑,仿佛已成为上海人的乡愁,那末,邬达克自己呢?

有趣的就是,邬达克一直很想家,但是邬达克在番禺路上的自宅为都铎式风格的别墅,并不是他家乡的传统风格,有研究猜想这是因为一战战败国的阴影,他刻意隐藏了自己的身份,便没有刻意将这份乡愁赋予在建筑形式上。

“建筑之于邬达克,只是安身立命的工具而已,并不是如柯布般将建筑视同生命”。

在如今这样一个宏扬传统文化建筑的环境里,这样说好像抹杀了邬达克建筑中的文化底蕴,显得其建筑虚有其表。

然而,文化建筑不应当使人畏敬,而是应当激起人的好奇心,去好奇建筑里的人、建筑里的事;

传奇建筑师伦佐·皮亚诺曾在TED的演讲中说过,“好奇心是文化态度的起源”,而邬达克的建筑不正是如此么?

你看着如今的上海,繁华总有相似,惟有落漠最寂寥,那一座座悠久的建筑背后,邬达克最精彩的人生便藏匿于此,但是你又恍如不能完全看透他,因为他并没有去刻意表达甚么。

邬达克的研究学者可能会将邬达克归于现代建筑派或先锋派,但是,我们想,邬达克是自由的。

他可能只是带着一份乡愁,小心翼翼地前行,没有特别的喜好,只是对时代的感知让他有了这些标签,甚至成了“海派建筑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但是,他是自由的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参考文献

来源长宁区新闻宣扬中心,《走进番禺路129弄 走近建筑大神邬达克》,2016.3.17

百家号ID步步指南,《漫行邬达克建筑,上海的每一个角落你可能都能与他相逢》,2017.4.15

新浪上海ID上海视察,《邬达克热的背后:为什么那么多人痴迷上海老房子》,2017.1.1

澎湃新闻,记者钱冠宇,《建造大光明电影院的邬达克,把自己的家安在哪?》,2015.4.19

上海市松江区文汇路699号

上海视觉艺术学院 德稻中心大厦

6楼戴德旭工作室

教研合作联系邮箱:

商务合作联系邮箱:

香港买威尔刚威尔刚

金戈枸橼西地那非片

早泄吃伟哥行吗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